【區區有遊情】紀念養育恩 對聯不忘本

【區區有遊情】紀念養育恩 對聯不忘本

2018-06-18 17:09

  沙田三面環山,可供耕種的,只有狹小的城門河谷,和附近的陡斜山坡,經濟條件,比不上擁有遼闊平原的元朗、上水;然而,在這細小的谷地裡,卻保留古舊彌新的文化。

  沙田火車站旁的排頭村,是一條典型的客家村落,佈局坐西向東、背山面海,這等風水格局,好處多得不可勝數。早上晨光,萬物欣欣而向榮,午後夕照,卻無西斜之苦酷。背山種植果林,可防風沙、可淨化空氣、可提供副食品、可作燃料,使人生活無憂,中國人稱之為風水林。面海可提供魚獲作食物、蜆殼蠔殼又可作石灰材料、又有利對外交通,排頭村是沙田的縮影,一應俱存。

  雖然,排頭村的原貌改變了,屋前的曬穀坪已變成了小販廣場,田疇變為新城市廣場、淺灘上的碼頭不復見、再無人於此逐浪挖蜆;但新城市廣場的經濟價值、火車站的對外交通,豈不比舊有的更繁榮、更方便?面對時代改變,須有適應能力,地如是、人也如是。

  排頭村開村於咸豐年間,距今已一百多年;開基祖是藍勝昌,村中有兩間祠堂,分別紀念藍勝昌兩個兒子藍毓賢和藍毓祥。兩間祠堂的對聯分別是「汝南世澤、種玉家聲」和「汝南世澤、鐵笛家聲」,這裡令人有一疑問,為何同一個發源地,卻有兩種不同家聲?前聯並不難解,汝南是藍氏古時封地,「種玉家聲」指藍田出產美玉,家族以此為榮。後聯就令人費解了,鐵笛與藍氏有何關係?或許,這可從歷史去尋找蛛絲馬跡。

  原來藍勝昌立村不久便逝世了,其妻為了撫養兩個孤兒,嫁予鄰村銅鑼灣丘氏(非香港之銅鑼灣,而是沙田道風山之銅鑼灣),丘氏成了繼父,但兒子卻無改姓,依舊姓藍。為紀念丘氏養育之恩,排頭村藍氏祠堂獨有「鐵笛家聲」,表示不忘本。大概丘姓中有丘處機真人文武全才,武功蓋世持劍仗義,又精通音筆擅於吹笛;丘氏以他為榮,故云「鐵笛家聲」。

  其實,沙田大水坑也有類近事件。清初,成氏先祖檳元公外出經商,其妻鄒氏到大水坑村向夫君友人張首興求助,張後助鄒尋獲丈夫屍首。張氏見好友妻兒生活無依,便收留他們,更娶鄒氏為妻,婚後誕下一子。張為免亡友絕後,待檳元兒子長大後,囑其回復成姓,又助其到西貢孟公屋開基立業。於今,孟公屋成氏子孫仍於每年年初二,舞麒麟來大水坑予張氏子孫拜年,這就是有名的「成張一家親」。

  排頭村,一般人以為是「排在前頭的村落」的意思,但這種說法有商榷餘地,因為這百年多來,附近並無「排尾村」。香港有許多有排字的地名,但與排列之意毫無關係,如汀角的布心排村、深井的排棉角村等。

  原來,香港在漢人來之前,已住有瑤、輋、壯等少數民族,他們只有語言卻無文字。漢人來了之後,開始用文字表示地名。惟漢人為地賦名,多源用音譯;這等於英國人來港之後,大部分地名也用音譯,如沙田叫Shatin,大埔叫Tai Po。瑤人的Pai Tau,漢人就用「排頭」表示,卻忽略了本意。「排」字在瑤族語言中,是「村」的意思,「排頭」就是「村頭」,但「村頭」仍不是其本意。

  原來少數民族的語言,有些詞彙的語序是倒轉的,如漢人說「公雞」、「母雞」(修飾語在前、中心語在後),他們說「雞公」、「雞」(中心語在前、修飾語在後)。「排頭」其實是「頭村」之意,極可能,古遠之時,真的有頭村、尾村,就像錦田有水頭水尾;但百多年前,藍勝昌在此立村之時,其地已荒涼不堪,只餘「排頭」之名,無村落之實了。藍氏在此建村,就在「排頭」之地加了「村」字,名之為「排頭村」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